任脉和大周天

2016-04-10 08:54 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

第一个月自认为小周天已通,可再往下修就觉察出还没有通,只是督脉已畅通罢了。
 

  接着沿两眼下方汇集到下巴,到达喉管。唉,此处最是难通,苦苦的挨,平生以来受得最大的苦也许就是在此吧,比玉枕关难受的多,喉咙就像塞了一个大铅块,这种痛楚着实也无法形容。其间头上的金星子冒得更亮,闪电不停,喉咙眼被封死了,舌头自然地触到了上颚。
 

  经过近3天的冲关,喉咙总算是舒畅了。接着胸部就有点闷了,像塞了一薄层棉花,感觉心脏像是抽筋了,像拧在一起般,但是很快感觉特别的舒畅,说不出的舒服,比起上次辟谷的轻灵感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胸口变得很热,偶尔也会有刺痛感,但只是一闪而过,并无大碍,最后这感觉也消失了。
 

  感觉自己呼吸比较困难了,腹部似乎攒了一股空气,很不舒服的,小腹就是往后背贴,奇哉怪哉,最后直贴到后背,那股气也没了,感觉舒服多了,变成了逆腹式呼吸,但在平时不练功时还是顺腹式的,只是在功态时才是逆的。
 

  也就是这时,身体特别的热了,后背、前胸、小腹,都是非常热。一股气直接贯通了上中下三个丹田,感觉不出周天的流动,只是感觉身体里一根很直的大柱子,小腹偶尔还有刺痛感,但旋即也都消失了。大腿内侧的经络与脚底相连,而且感觉更加清晰了。
 

   静静地看书做题时,经常从脚底升起一股热气,沿两腿上行,有时还会感觉生殖器下面酥麻酥麻的,特别的舒服,打坐时也有遇到过3次,但刻意去追求时却是找不到的。有时走路时腿就一阵发热,有时又轻灵如燕,感觉不到腿的存在了,正如第一次辟谷后的体验。
 

  打坐其间也出现过怪现象的,一次感觉腰间像围了一条腰带般,气来回得围着腰转;有时眼前飘来一阵阵薄薄的雾。偶尔眼前会出现很亮的光,也都是一闪而过。昨天晚上还看到了一个极亮的椭圆在小腹部,中间一个横躺的大写"I",也是一瞬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