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果老九转大还丹功理和功法

2017-09-13 06:40 作者:admin 来源:古武网
张果,唐代道家气功家,籍贯生年无可考。据《新唐书》载:张果自称“生尧丙子岁,位侍中”但“其貌实年六七十”。他的主要活动多在恒山一带,故皇帝诏书上称为“恒州张果先生”,号通玄子,民间说他是“八仙”之一的张果老。

图14   

张果著作甚丰,《黄帝阴符经注》、《太上九要心妙经》、《大还丹契秘图》,《真圆妙道修仙历验抄》等十来种。

    张果能作非凡的气功表演,赢得当时朝野赞誉。武则天、唐玄宗多次诏他入朝,使他成为传奇人物。

    据《旧唐书》载:“则天遣使诏之,果佯死不赴,后人复见之,往来恒州山中,开元二十一年恒州村史韦济以状奏闻,玄宗今通事舍人裴晤往迎之,果对使绝气如死,良久渐苏。晤不敢逼,驰还奏状。又遣中书舍人徐娇资玺书以邀迎之。果乃随娇至东都,肩舆入宫中。”这表明张果内功非凡。中国气功与印度瑜伽术有密切关系。据报道,至今仍有一种功法让自己心脏跳动停止三十分钟,面色如死人,但还能活转来,恢复脉搏。张果的气功表演,目的在于提高他的炼丹家身价,以受到礼遇。《续仙传》言之更详,唐太宗、高宗征之不起,则天召之出山,佯死于妒女庙前。时方炎暑,须臾典烂产虫,于是则天信其死矣。后有人于恒州山中复见之。”

    据《新唐书》载:玄宗谓(高)力士曰:吾闻饮橙汁无苦者,真奇士也。会天寒,使以橙汁饮果。果乃引饮三卮,醺然如醉所作顾曰:非佳酒也。乃寝。顷之取镜视齿则尽焦缩,命左右取如意击齿,堕藏于带。乃怀中出神仙药,微红,傅堕齿之所。复寐,良久,齿皆出矣,粲然洁白。”

    又据《续仙传》载:明皇留果之内殿,踢之酒。辞以小臣饮不过二升,有一弟子可饮一斗。明皇闻之,喜,令召之,俄顷一小道士自殿檐飞下,年可十六、七,美姿容,旨趣雅谈。謁见上,言辞清爽,礼貌至备。明皇命坐,果曰:弟子常侍立于侧,不可赐坐。明皇愈喜,踢酒,饮及一斗不醉。果辞曰:不可更踢,过度必有所失,致龙颜一笑尔。明皇又通踢之。酒忽从(头)顶涌出,冠(帽)子扑落地,化为榼《盛酒的容器)。明皇及嫔御皆惊笑。视之,失道士矣,但金榼在地。复之,榼盛一斗,验之,乃集贤院中桩也。累试仙术不可穷纪。”这种神奇功夫有如传闻之印度瑜伽术.从种树发芽到长成一米高的苹果树,只需要二十分钟。

    《新唐书》还载,张果能使他人的特异功能失灵。当时有位叫邢和璞的,善知人寿夭,无论何人,他一看便知道出生年月,能活多大岁数。唐玄宗叫人累试累验,可是叫他看张果时,他却“懵然莫知其端”,什么也说不上来。又有一位叫师夜光的,能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之夜,看清人的目样。玄宗叫张果坐在暗室,令师夜光辨认,尽管张果离师夜光只咫之地,师夜光也投有发现他。可见张果的确功力非凡。

    《旧唐书》还载张果能未卜先知。唐玄宗原本不相信张果的神力,经多次考验观察之后,在事实面前他服了。于是想把玉真公主下嫁张果。他的这一想法未告诉任何人,更没告诉张果本人。一天,张果见到玄宗皇帝身边的两位大巨王迥质和肖华,便说:“谚云娶妇得公主,平地升公府,其可畏也!”两位大臣被弄得莫名其妙,正想问是怎么回事时,太监突然前来向张果宣诏:“玉真公主早岁好道,欲降先生。……”张果听后大笑,竟不奉诏。两位大臣才如梦初醒。玄宗得知此事,更加佩服张果。封张果为银青光禄大夫,赐帛三百匹,给扶持二人。还在恒山给他修建了栖霞观。

    据《永济县志》记载,张果所骑的驴,并非真驴,而是一种折叠式机械运输工具,相当于现在的折叠式自行车。如该县志云:张果“来往汾晋间,尝骑白驴,休则叠之如纸,置巾箱。”折叠起来还可以装进箱子里,可见技艺之高。

    《悬解录》还记载了张果曾向唐玄宗献“守仙五子丸”秘方。《悬解录》载:“通玄先生制五子守仙丸歌”,歌曰:

    返老还少是还丹,不得守仙亦大难。

    要见鬓斑今却黑,一日但服三十丸。

    松竹本自无艳色,金液因从大制乾。

    五子可定千秋旨,百岁如同一万年。

  “守仙五子丸,是由余甘子、复盆子、菟丝子、五味子,车前子组成,有滋补肾精,治阳萎之功效。

    从歌词中看出,张果主张练气功的同时,适当服食滋补强壮药及“金丹”即是说,他是主张内、外同修的。

    这里主要介绍他属于气功的“九转大还丹”功理和功法。

    “九转大还丹”功理

    “九转大还丹”的功理源于魏伯阳《周易参同契》,并结合《黄庭经》,发展上清派的炼养理论。以三丹田为鼎炉,以“白金黄芽”、“铅汞”为药物,以朔望意念为火候,将精、气练成大还丹,运用八卦、五行阐述炼养之奥妙。

    “还丹”,即内丹。《周易参同契》曾说:“巨胜尚延年,还丹可入口”。“白金黄芽”,也出自《参同契》:“白者金精,……阴阳之始,玄含黄芽”。白金,指坎水中的真金,又称“铅”,即肾藏的元阳真气。黄芽,原指炼外丹时,铅汞同在炉鼎烧炼后,产生一种黄色的芽状物,故称“黄芽”,是一种生机萌发之象。张果借用作为内丹炼养的药物,他说:“坎男离女,情性相依,结气而成自金黄芽。”所谓坎男,就指肾水中元阳真气“铅”,离女,心火中之真精“汞”。即坎离相交,水火既济,而结成白金黄芽,再经反复烹炼九转便可结丹。如张果在《金虎白龙诗》中所说,“世人何必觅黄芽,此物汞中是我家,铅汞共成真地气,脱胎方始见灵砂。”


    “九转大还丹”功法

    张果将内丹分为“小还丹”、“中还丹”、“大还丹”,以“大还丹”为上品。炼“大还丹”要经过九转九炼,其功法是:

    第一“真一秘要”:在半夜子时,夜深人静,阳气萌动之时,意守下丹田,想象肾中坎水化为黑龟,心中离火变成赤赤蛇紧紧地 缠绕黑龟,龟蛇相吞,合成一气,共气流行全身,无所不通。此时感 到全身轻快舒适。 

    第二“橐禽秘要”。将心神和肾气比喻成风箱。练功时以意领心 神,肾气相交,先调匀呼吸,呼气时意想心神下降到丹田,吸气时意 想肾气上升到丹田,心神与肾气在丹田相交,神不离气,气不离神, 神气相抱,结成黄芽。黄芽之气经尾闾入督脉上泥丸,温养补益脑髓。 

    第三“三五一枢要”。三,为三火,即精为民火,心神为君火, 气为臣火。五,指五脏。一,乃一气,指调息呼吸之气即火候。练时, 入静后意想精、气、神会聚脐下丹田;然后调息运气,呼吸绵绵匀缓, 一天呼吸一万三千五百息,每分钟九息,以此为火候烹炼会聚在丹田 之精气神,并意想五脏之气特别是脾的五谷之气都来丹田(金鼎)烹炼, 

    第四“三一机要”。三,指精气神。一专指精,此节功法着重炼精。将身喻为国,将气喻为民,以心为帝王。帝王爱民而国自安,帝 正则心不乱。练功时先照此理,自然心定入静,呼吸柔和,气调神安, 心不动则气不交,意守丹田则精固不泄。 

    第五“日魂月魄真要”。日魂比喻心神离火,月魄比喻肾气坎水。 练功时意守坎离之间的中丹田(心肾之间),上半月意想肾中精气上至 丹田与心降下的神气相交,使精抱神;下半月意想心神离火下降至中 丹田,与肾中精气相交,使神恋精。如此坎离相交,神精相抱,在意 

    第六“日用五行真要”。五行在此指五脏神,心藏神,肝藏魂,肾藏志,脾藏意,肺藏魄。练功时做到“专于一神,志于一意,守于 魂魄,会于丹田”即高度入静,以意念将五脏之神气会聚于上丹田泥 

    第七“七返还丹简要”。七返指闭塞七窍:两耳不听声音,两目不视颜色,两鼻孔不闻香臭,一口不食五味。练功时排除外界一切干 扰,高度人静,意守丹田。意念体内的阳气上升,阴气下降。肾水中 的元阳上升到丹田称为“返”,心火中的元阴下降到丹田称为“还”。 意想元阴元阳二气相接,化为“精”。再以意引精从尾闾入督脉上泥 丸补益脑髓。 

    第八“八卦朝元统要”。八卦乾坤化生出坎离,离代表阳,代表 心火;坎代表阴,代表肾水。人体内阴阳升降,就是坎离相交,形成 阴阳平衡最佳状态的“泰”卦或水火既济的“既济”卦。练功时以意 念引导心火下降,引导肾水上升,二者相交于丹田。 

    第九“九还一气总要”。九,为纯阳之数,还,即凝聚成丹。九, 亦言其多。经过如此长期反复的炼养,炼就了“纯阳”金丹。体内有 此金丹,就可“神符气定”,延年益寿,无病无灾。

    大还丹者,乃日之魂,月之魄,二曜精气之所致也。本乎南方火位,袭化北方壬癸之中,历涉五行,包含五彩,功齐天地,难可备书。混沌为先,象其元气,分判清浊,以神为助,八卦相配,日月光曜,合成大丹。所论火候,以朔望为据,言药物,则铅汞为先。炉鼎华池,真人定位,神仙证赞,类成十二章,以象十二月。(《大还丹契秘图·序》)

    真乃人之神,一者人之气。长以神抱于气,气抱于神,神气相抱,固于气海,造化神龟,乃人之命也。神乃人之性也,性者南方赤蛇,命乃北方黑龟,其龟蛇相缠,二气相吞,

贯通一气,流行上下,无所不通,真抱元守一之道也。(《太上九要心印妙经·真一秘要》)
 

    秦禽者,人之心肾也。心者神之宅也,肾者气之府,既以心为宅,以肾为府,岂有造化也。…神者心之主,气者肾之本,是以圣人返本还元。还元者补髓也,补髓之机,还元之道,命乃了矣。圣人立法曰,假一神调气,借一气定神,神气调定,方晓动静。动者气也,气者命也,静者性也,性乃神也。神不离气,气不离神,神气不相离,道本自然也。(《太上九原心印妙经·秦禽秘要》)
 

    君火乃性火也,惟性火不可发,发亦不可用,性火若发,如火生于木,祸发必克,不用者必不可动也。盖是神定则气定,气定则精定,三火既定,并会丹田,聚烧金鼎,返炼五行,运于一气,绵绵一昼一夜,一万三千五百息。按周天三百八九四支,气血行八百一十丈,脉行五十度,此乃周天,方为火候,其火有二等,分于内外。”“内火者有名无形,借五谷之气即生真火,真火既生,返炼其精,精返为神,炼神合道,道本自然,不离一气,一气即调,百脉皆顺也。(《太上九要心印妙经·三五一枢要》)

    天有七星,运斡四时,人有七窍,唯听视闻。眼观色者,视之不见,耳听声者,听之不闻,鼻不闻香,口受无味,真七返也。一心归命谓之还,支气不散谓之丹。内丹者真一之气、外丹者五谷之气。以气接气,以精补髓。补接之功,不离阴阳二气。阳气升即为返,阴气降即为还,昼夜返还于丹田。阳不得阴而不升,阴不得阳而不降,自然还丹之要秘于此也。(《太上九要心妙经·七返还丹简要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