气功和息道与丹功和禅定功

2017-09-15 11:11 作者:吴信如 来源:禅定述要

气功和息道与丹功和禅定功

    (问:目前盛行的气功,源流如何?它与道家的丹功、佛家的定功有何区别?)

    我想从气功本身内在的联系上谈谈。我讲的题目是:气功、息道与丹功、定功。气功、息道与丹功、定功,这三者是有区别的。气功是在一呼一吸上做功夫,而息道是在呼吸的转折上做功夫,即呼转变为吸或吸转变为呼之间的一停上面做功夫。气功主要是在十二经络上发生作用,息道主要是在奇经八脉上发生作用。气功在生活力上做功夫,息道则在生命力上做功夫。它们的区别点还很多。

    中国气功主要来源于六大家,即佛家、道家、孺家、医家、杂家、兵家,最主要的是佛、道二家。佛家或道家都是通过修息道然后做定功或做丹功,他们称气功为前行法,以定功、丹功为主体功。息道是由前行法过渡到主体功中间的基本功法。如果讲气功源流,可以说主体功是本,前行法是末;前行法是基础,主体功是它的上层建筑。真正讲气功的是儒家,儒家是气功系统,道家是丹功系统,佛家是定功系统。

    中国气功源远流长,最早能见之于文字的是洛阳出土的《行气玉佩铭》。以后有“养吾浩然之气”的《孟子》,有屈原的《离骚》,其中《远游》、《九歌》诸篇是讲仙家丹道的。我国道家最早是巫道,其后是黄老道、方仙道、太平道、天师道。张道陵以后成立了道教,即正一教。元以后又产生了全真教,是道家两大教派。东汉末年佛教传人中国,与中国民族文化相互结合、渗透,小乘两宗、大乘八宗。佛家与道家形成中国两大功法系统,即道教丹功系统与佛教定功系统。儒家本身也有自己的气功系统。概括地说,儒家是气功系统,道家是丹功系统,佛家是定功系统。

    这里要说明的是,濡家的气功系统是指儒家的养气(如孟子“吾善养吾浩然之气”)、宋明理学心学的静坐、宴息等等,与现在所谓气功概念根本不同,不可混为一谈。三个系统互相影响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宋以后三教合一思想成熟,三个气功系统的交流与渗透更多了,逐步发展到互相圆融的地步。


    道家丹功

    道教大概分为二派,一是天师道,在东汉末年兴起,这一派在道教又称正一教,又叫符篆派。元以后又兴起全真道,也称全真教,又叫丹鼎派,为王重阳所创始,继承道家钟吕金丹派的传统,讲究修炼内丹。一般来说,现在出家持戒炼功修道的属全真教,散在民间火居打醛画符念咒的属天师教。

    (周易参同契)与(黄庭经)被称为道教二大系,(周易参同契)为东汉末年魏伯阳所著。它借周易丈象把五行、八卦结合起来讲人体功能和炼内丹的问题,被称为万古丹经王,全真教的丹功主要依据这部经。张紫阳继承发挥了《参同契》的奥义而写了《悟真篇》,也是道家丹功最重要的论典。天师道的丹功主要依据《黄庭经》。《黄庭经》在人体生理方面有独到的见解。《周易参同契》在人体功能方面,有特殊的发挥。底下的流派很多,从炼内丹来说不管哪一派,大体都是分四个步资来炼:即先打好基础,叫做筑基.然后炼精化黑,炼黑化神,炼神还虚,炼虚合道。不过人手功夫不同,或是先从性上做功夫,或是先从命上做功夫,或是性命双修,但最终都要三还成丹。“还”字有时也用“化”字,在实践中是化,实质上是还,这在功夫深浅上有差别。

    道家有精、气、神为人身三宝之说。精在饮食上做功,气在呼吸上做功,神在睡眠上做功。精有先天元精与后天水谷之精,先天精童贞时多,已婚漏掉,渐渐减少,所以要炼,将后天精炼成元精,气与精合而为一称为炁,叫做丹母,然后才能炼炁还神。这个神是元神,最后元神合于虚,虚再合于道。三还成丹的功法很多,有先性后命的,有先命后性的,有性命双修的,这里面流派又很多。

    道家认为一生二、二生三、三生万物。这是顺行。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,是逆行,就要万归三,三归二,二归一。道家对人总的看法是要逆行,认为顺则成人,逆则成仙,把炼丹功叫逆行,把世俗的东西,如夫妻配偶、生儿育女叫顺行。

    精要满,气要足,神要完,叫做精气神三全(精满现于牙齿,气足现于声音,神完现于双目)。常人的精是不满的,气是不足的,神是不完的。要炼得三全,这是丹功的基础,筑基的功夫就是气功,都是在呼吸上面做功夫。有了这个基础才能进一步修息道,进人丹功。举例来说,炼气功的讲通小周天,即通任督。奇经八脉,前为任脉,统一身之血;后为督脉,统一身之气。八脉要通,首先要通任督。打通任督,这在做功上并不难,任督循环,叫做转河车,任督通行之道叫河车,气转河车,它只是气通而已。道家认为不仅气通,而且要药通,就是以意带着人体本身的精气和神,即药物,沿着督脉逆行而上,任脉而下,周天环行,才是道家的小周天。没有药运行叫做转空轮,俗语叫做转枯辘。要药通就要在息道上做功夫,要调精、调息、调神,叫做“三调”。光在呼吸上做功夫是不行的。所以气功与息道有区别,筑基与三炼有区别,前行功与主体功有区别,这是就道家而言气功。


    佛家禅定

    佛家大乘八宗,小乘二宗,修定的方法更多。如说道家修炼就是三炼成丹,那么佛家却是戒、定、慧三学。由戒生定,由定生慧。要修好定功,必须持戒,被为定基,戒是有所不为,有戒的基础,才能修定有所为。戒有消极的止持,有积极的作持。如不偷盗,不妄语,这是止持;还要布施他人,讲语言美,这是作持。

    佛家定功很复杂,大体归纳为三种禅,如来禅、祖师禅和秘密掸。禅是梵文“禅那”的音译略称,意译很多,有思维修、静虑、静定等,还有三昧、三摩地、三摩啊多等有同音译名词。凡是显教(除中国的禅宗修祖师禅外)都修如来禅,如俱舍宗、成实宗、律宗、法性(三论)宗、法相(唯识)宗、法华(天台)宗、净土宗、华严宗等。凡是密教都修秘密禅。

    如来禅大体可分四种禅,有漏禅、亦有漏亦无漏禅、无漏禅、非有漏非无漏禅。有漏禅称世间根本味禅,亦有漏亦无漏禅称世间根本净禅,无漏禅为出世间禅,非有瀚非无漏禅为出世间上上禅。但不管修哪一种禅,都是从有漏禅开始,因为要无漏先要解决有漏,而有漏禅都是从息法人手。怎样从息法人手,它也有前行法。

    佛家修如来禅的前行法是《安般守意经》,安那般那是梵语意念,安那是出息,般那是人息,《安般守意经》讲的就是使自己的意念与出息人息相适应、相结合,这部经是佛家修息道必读之经,特别是小乘尤其重视这部经。大乘在息法上也有它的前行法,那就是唐朝善无畏的《三藏禅要》,讲怎样修三昧、三摩地。懂得这两部经,对佛家的定功才会有所了解。

    祖师禅从心法上做功夫,主张顿悟,明心见性,见性成佛,但也不排除调息。如果说道家的指导思想是逆,不是顺,那么佛家禅宗反对常识上的认识,反对用逻辑思维考虑问题,认为事物的本质是不能靠感性经验,也不能靠理性思维去认识的,也无法用语言文字表达清楚。禅宗的临济宗常用“棒喝”方法来启发别人觉悟,使人们常识上的认识被不断地冲刷干净,到一个特定的环境、特定的时候,突然觉得觉悟过来了,那时语言文字思维逻辑就运用得活了,这就是祖师禅。

    第三种禅是秘密禅,是密宗的禅,主张即身成佛,从色法人手。它有两部大法:一部为金刚界法,由金刚智所传,即先从精神上做功夫;第二部为胎藏界法,由善无畏三藏所传,它先从肉体上做功夫。这二部大法后来都传给不空和尚,不空传于惠果,惠果传了十八个弟子,其中日本的空海成为日本东密的第一祖。密宗传人日本的叫东密,密宗传人西藏的叫藏密。秘密禅首先讲六大,地、水、火、风、空、识,前五大属于物质的,第六大属精神的。密教认为整个世界,任何事物都是六大所成,“大”包含有物质、功能、精神作用等含义。因为是六大,所以任何事物都可以同等同体,就是相应,相应谓之渝伽,所以说“六大无碍常瑜伽”。其次讲四曼,“曼”为梵语曼陀罗的简称,中国翻译为坛。密教修法讲曼陀罗,曼陀罗分四种:大曼陀罗、法曼陀罗、三昧耶曼陀罗、揭摩曼陀罗,这四种曼陀罗是相即不离的相用,故日“四曼相即各不离”。然后讲身、口、意三密,普通人因为不觉悟,身体所做的,口里所说的,心里所想的,叫做身业、口业、意业,学密宗的人要将三业转为三密,就要修法,修身密就要结手印,修口密就是持真言,修意密就要作观想。所修的法门不同,它的手印、咒语、观想也不同。

    上面三种禅,不论哪一种禅,包括禅宗的祖师禅,都要从息法人手。


    气功与禅定的关系

    现在社会上气功很流行,五花八门,非常混乱。有些气功名人发表文论,把流行的一些气功与佛家禅定混为一谈,甚至妄说是佛家所传,既无历史渊源根据,又乏现实证量证明。即使是佛家流传下来的气功功法,如某些禅定的前行法,也要具体分析,不能统一说成是佛家禅定。

    这里必须明确的一个基本点是:佛家修禅定,其目的在证慧,无论是如来禅、祖师禅,或是秘密禅,方法不同,目的则一,都是为了证慧,也就是为了成佛。或者是看重修息法,断惑证真,转识成智而成佛,如修如来禅就是这样;或者是着重修色法,三密瑜伽(相应),即身成佛,如修秘密禅的就是这样。当然佛家修禅定,不论是哪种禅定,都有一些调身调气、静坐息心的方法,有强健身体、却病延年的作用,但那只是前行法,是为修禅定做准备,不是正式的禅定,更不是佛家修定的目的。尽管调身调息,静坐息心是修禅定的前行,可以却病延年,甚至发生某些人体的特异功能,那也不过是修学禅定实践中的副产品,佛教并不提倡这些并以之为目的。但初学禅定的人,必须修学某些调身调气的基本方法,使身心保持健康状态,才能习定,避免禅病的发生,所以叫它为前行法。

    现代社会上讲的气功是一种身心健康术,这是指真正的好的气功而言,不是那些荒诞无稽、胡编乱造的诈骗气功而言,它是属于人体科学范畴。气功的目的是为了使人身心健康、抬病延寿;气功实践有助于人体的锻炼、生命的升华,开发人体的潜能,促进人体科学的发展,进而逐步揭示人类生命的本质,对于这些,佛教是不反对的。但不能把它说成这就是佛家禅定,或者说成是禅定的目的。因为修定是要证慧,是要人们自己发挥自体的觉性,证悟宇宙人生的本来实相,如实知自心。它不象气功科学那样,把生命现象当成一个客体,把研究的主体与研究的客体分开,用定量数据证实,用逻辑方法分析研究,这样就很难能抛弃“能”“所”去证悟实相,真正认识事物的本来面目。

    总之,气功也好,人体科学也好,都是世间法,是有为法,所以不能把它与佛家禅定混为一谈。但佛法不离世间法,无为法要圆融有为法,所以佛家禅定正是真正气功的必然归宿,深层次的气功一定会走上佛家的禅定道路上来,佛家一切禅定也是从世间根本味禅上起修的。

    佛教、道教对中国思想文化影响很大,气功修定在其中占很大一部分,其中有精华也有些糟粕,对此要去粗取精。真正好的气功功法都可以找到佛教或道教的源流根据。钱学森同志对气功很重视,提到生命科学的高度,它关系到新科学技术革命和整个人类的进步。人们对人类本身最不了解,恰恰宗教是以人为研究对象,对人体生命科学提供了大量丰富的资料。

    我国经过戊戌变法、五四运动、新儒学,以及多次中西文化论战,怎样对待传统文化,又怎样使传统文化现代化,西方有识之士已经重视到这些问题,他们把中国、日本这一套传统文化称为东方神秘主义,认为对事物的认识上,在方法论上,东方神秘主义是知其本而不知其末,而西方科学是知其末而不知其本,它们有朝一日会结合起来,这就要靠新的边缘科学。佛家禅定学就是联系它们的一个桥梁。禅定学虽不能与人体科学混为一谈,但它却能为人体科学提供新的论证。而人体科学将是新的科学技术革命的重要突破口。